当前位置:主页 > F心生活 >科技部长陈良基:台湾代工做得非常棒,但这对创新科技是不够的 >

科技部长陈良基:台湾代工做得非常棒,但这对创新科技是不够的

评论610条

科技部长陈良基刚上任时,就提出了台湾科技「三箭」: 打底基础研究、深根创新创业、与科学人才要连结世界 。 其实这三箭,也悄悄的道出近年台湾科技隐含的最大问题。人工智慧、VR、大数据、区块鍊不断发展,台湾科技虽有一定的水平,却仍不足掌握最新技术、跃上国际。

问题出在哪?为何数十年前的台湾是国际上的科技龙头,现在却惨面临代工命运?

答案,就让业界的台湾创业家协会赵式隆与现任科技部长陈良基告诉你!

政府必须守住人才:有了人才,所有发展才有可能

「部长,我想请教您打算在执政初期做出什幺政策呢?」现任台湾创业家协会赵式隆这幺问。

「首先我们得认清事实,台湾有问题」科技部长陈良基无奈的说。1970 年,亚洲四小龙成形了──韩国、台湾、香港与新加坡。当时借助农业与轻工业的力量,四国一举发展密集型产业,得到相当多的外资投注与技术。香港与新加坡当然不用说,他们以当时累积的资本与技术为跳板,成为现在的贸易大国。

韩国即便比较晚,也算是出头了。早在 2014 年,他们的总生产值就已经达到世界排名第 13 名。

过去,科技让台湾得以引以为傲,然而陈良基却点出了一个不争的事实,「各位要知道,现在所有的技术都在往前延伸,已经碰到科学发展的边界了,政府应该要协助现有产业推开边界,将台湾的科技拉到最尖端。」

这个边界不只是跨越水沟就行了,而是政府得让企业具有跨越海沟的能力

「而跨越呢,当然要有人来跨越。所有策略的根本都源自于人」陈良基认为,人才是让台湾跨越现在困境的唯一解方。不论是短期长期人才,政府都希望有更多人能进到科技领域工作,或是简单的了解科技是什幺也好。

「例如像现在的科普!就是一种培育长期人才的方式。」现在有许多年轻人投入「推广学术」的领域,例如有人就在做科学知识的普及,将繁杂的学术简化成简单的让社会大众理解。即便不能成为专家,也让所有非专业者对科学有一定程度的了解,这就是长期人才的培育。

陈良基也提到,我们也得尽快想出短期策略让台湾快速晋升。「从前在教育部工作的我,很重视人才。我们现在打算挖角过去我们没发现的专家,扩充台湾的知识领域。」假设台湾要学习无人车技术,最好的方式就是把自己人送到国外学习。唯有在那个环境里,你学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且具有操作面向。

「我们打算把 40 岁以下的博士人才送到国外,他们可以利用自己深厚的学术基础累积实作经验」他也提到,这个社会其实对于博士生并不友善。大众常常会认为博士想法非常死板,只会侷限在自己的象牙塔里,「可是你要想想看,美国硅谷的人员各个都是博士出生,我们不能用自己的兵跟人家的将打!」除了学习之外,送出去的这些人也代表了台湾门面,即便没有学习到高深的技术,他们也可以在当地拓展台湾科技界的社交圈。

送谁?怎幺送?筛选标準必须说清楚!

「我们之所以想要送出这些精英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我们得先抛出议题,让大家了解科技部长刚上任在做什幺。我们先试试看,在挖掘台湾最缺乏哪一块再补哪一块。」陈良基说道。

赵式隆:「部长,刚刚有观众回应了这部分的问题。他们想请问,未来只有可能派博士之类的高知份子去吗?坊间的民众有没有可能呢?」

「我们希望,去的人有基本的技术背景」陈良基表示,在挑人的时候会已有基础技能的人为主,并不希望去的人只是走马看花,而是真的能够进入公司、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除了大企业之外,科技部也希望把人送到硅谷的新创公司,这种小型公司极力需要人手,台湾人才就非常适合去这种公司。

今年预计送 50 到 100 人到硅谷,预计七月就可以完成计画。「如果,他们可以在那裏继续发展,没关係你也不用急着回来,可以多看看、多听听,搜取更多的技术与资源。」

陈良基认为,这计画攸关整体国家发展:「我们是有听到这些声音,有人会说厉害的人自己会去,但我们是希望可以培养国家自己的人才团队──年轻人应该要有把计画技术带回公司的信心。」硅谷本身的草根文化也非常固着,就算这群团队真的没办法带回实质的技术,至少他们也可以带人脉回来。

赵式隆:「部长那我做一个小总结,这次的计画就是把西经带回来的概念,把国外的资源囊括回国内?」

陈良基回应道:「没错,就是这种概念。像是我们之前也有派人去硅谷学习市场模型的技术,成果非常良好,得到许多资金投入;那时候从硅谷幕回将近 14 亿的大笔赞助,效果非常良好,我们也希望这次的计画跟上次一样有良好的成效。」

部长,关于那 50 亿的国家级研究中心……

「部长最近讲到 50 亿的国家级人工智慧研究中心,其实大家都不太理解那到底是什幺。可不可以在这里请部长仔细为我们说明一下?」赵式隆问。

陈良基感慨地说到,「我之所以会这幺在意科技、在意台湾发展,是因为我强烈感受到这些好处。」他在 1979 年时毕业,当时是基础科技正要起飞的年代,所有东西逐渐数位化,网际网路也不断建构。

发展到今日,现在已经不是数字时代,而是智慧时代。深度学习是现在趋势,可以做多层分析,总之时代的变动是跳跃式的快速。

「当代的核心能力就是运算能力。我们必须投入这 50 亿做研究中心,这可以保证台湾的科技发展领先全球好几个年头。当然,这座研究中心也不只做 AI,把软硬体的东西整合之后,加入所有层次的思考才是一个完整的研究体系。」陈良基语重心长地说。

我们得启动摩尔定律思考,刻不容缓

台湾代工真的做得非常棒,我们有非常多解问题的人,但这对创新科技是不够的。我们要有可以想问题、找问题的人。

「说实在的,台湾对新创业并不友善。硅谷是一个可以忍受失败的地方,台湾却刚好相反。」赵式隆也认同这一席话:「作为业界人士,部长说的我实在深有体会。」

跳跃性的思考方式,才是新创业的未来。随时听、随时想、随时动──陈良基这幺说「我非常相信这一代的人可以擦撞出令人惊叹的火花,我们这一辈的愿意放手,让你们来试。」

——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