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记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评论281条
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星期日。起了个大晚,在荷兰恩荷芬的饭店吃了顿丰盛的早午餐,一扫工作的疲累。我决定收拾细软,独自驱车前往同事们一致推荐的羊角村一游。出差的日子就是如此随兴,既然以工作为主,也就无需像旅游度假那般千方百计地将时间用最有效率的观光行程填满,只需闲暇之余像个在地人般开车出门晃蕩即可。
羊角村位于荷兰北方,距我所在的南方城市恩荷芬约两小时车程。在北上的路途中, 一路相伴的太阳渐渐不敌荷兰秋末的阴溼气侯,从蓝天掉入乌灰的云层里,接着更开进了迷濛大雾中。下高速公路后,约莫还有七八公里路程,徐行在蜿蜒的乡村小径上,四周尽是草地与路树,稀疏的小屋被笼罩在瀰漫的雾气里,车子彷彿行驶在梦境中。
不一会,眼前一片豁然开朗,驶出了浓雾与树木,前方是一片辽阔的湿地,这里是Weerribben-Wieden国家公园-西北欧最大的沼泽地带,羊角村即座落在其中。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穿越若干沼泽地后,映入眼帘的便是大名鼎鼎的羊角村童话世界,说这里是童话世界一点也不为过,它就矗立在原始溼地的中央,显得突兀而梦幻,而事实上它的起源却与这片自然环境息息相关。这些沼泽低地的土壤贫瘠,几无利用价值,先民以挖取蕴藏于地底的泥煤维生,因而开凿出纵横交错的渠道用以运送物资,小巧的河道穿梭在家家户户门前,造就此地「北方威尼斯」的别名。然而相较于商业气息浓厚的贸易之都威尼斯,工矿业起家的羊角村显得质朴许多,儘管两者皆已成为观光胜地,一个喧闹、一个静謚,各具其趣。

你若来到这里,便一定要下车走走,沿着主河道沿岸一路走下去,来到车子无法进入的步行区,才算真正走进这个童话世界里。你会讚叹这个世界的精巧与美好,小桥、流水与人家,赏心悦目地一字呈现在眼前,整齐划一中带着活泼生动。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主河道沿岸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步行区-小桥、流水与人家,羊角村的美好尽收眼底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家家户户都有一座可上锁的小拱桥,连结自家院子与公共道路
那生动来自于各具特色的小屋,精心布置得如同一件件老艺术品。芦苇搭建的屋顶就像顶可爱的深褐色草帽,戴在不同长相的小屋脸蛋上,小屋草帽是过去刻苦贫乏的象徵,如今反成为了昂贵的自然建材。小屋的外观维护、庭园的整洁以及屋内的窗明几净都是住在这里人们须恪守的规範,让这村子的美好生生不息,荷兰人对家的重视,在此处表露无疑。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戴着草帽的小屋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坐在河畔听潺潺水声,体验童话世界的美好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连路边布告栏都颇具巧思
沿途除了住家,亦有餐厅、旅店、手工艺品店让你伫足;或是心血来潮,亦可租艘小船,悠游于古老的渠道上,体验先民的水上生活。在村内移动端赖步行、单车或船只,这里没有现代化的交通工具与大马路,时间依旧冻结在古老的岁月里。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美丽的小手工艺品装在美丽的大手工艺品里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驾一叶扁舟,悠游于古老渠道上
傍晚时分,雾气从沼泽地另一头蔓延过来,笼罩住村庄。眼前的景色慢慢沈澱、慢慢淡化,天色微暗,如梦似幻。暮雾里的小镇,秋叶萧瑟,别有一番滋味,彷彿下一个转角就会遇上打着油灯的小红帽和大野狼。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浓雾里的白绵羊,在青草地上徐徐吃草,画面很是疗癒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空气中的冷冽让我打了个哆嗦,眼前正思量着找个所在用餐休息,耳边已被隐约而悠扬的音乐声吸引。循声来到一间街边的小酒吧,音乐声中渐渐夹杂了人群喧闹声,「就是这里了。」我推门而入。
这是栋单楼层的小木屋,一只年轻的爵士乐队正在现场演奏,挑高的屋顶迴荡着乐声,里头聚集了二三十位银髮荷兰人,一边聆听音乐一边喝酒聊天,好不热闹,和街头的僻静形成对比。鹅黄色灯光从芦苇屋顶樑柱上洒下一层温暖,美好的音乐与氛围令人乐于流连于此。我点了份牛排,独坐一桌,一面嚼着肉一面听着音乐。聆听爵士乐最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每把乐器都像一个人,几个不同的人在舞台上时而高声阔论、时而低语呢喃、时而争执不休、时而和乐和谐、时而同声共气、时而各说各话,不自觉地,你就会随着这群人的喜怒无常而摇摆。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层层音符堆叠出渐渐高涨的情绪,随着音乐与酒精的催化,观众逐渐沸腾起来,纷纷起身跳舞,我也不自觉地手舞足蹈起来。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几位荷兰人亲切中带着好奇地向我问候:
「你也喜欢这类的音乐吗?」
「你们国家的人也听爵士乐吗?」
「喔,你是我第一个在这村子酒吧里见过的亚洲人。」
「是迷路把你带来这里的吗?」一位叫马泰的大叔一边跳着滑稽的舞步、一边幽默地说道。「等会不要找路了,跟我们去下一摊!」他朝我眨眨眼。
「你也玩乐团啊!那个萨克斯风手是我儿子,很英俊吧!」隔壁一位大妈目不转睛地看着表演,眼里尽是关爱。
在这里,肤色与种族的不同没有让我感到不自在,倒是遇到不少善意的攀谈,在这朴实小镇里,人情味俯拾即是。
表演结束,饭饱酒足,天色转黑,我看了看錶,六点多了,正準备要动身离开。一推开门,看到马泰大叔和几个朋友站在路口。
「Jake,不觉得结束的太早了吗?下一家,跟我走。」他又眨了眨眼。
「走啊!」我最无法抵抗的,就是走入当地人生活的邀约。
于是我在夜的羊角村,和几位荷兰大叔大婶一起跑摊。此时的羊角村益发宁静,游客散去、但浓雾不散;没有滑桨声、只有细微的潺潺水流声。孤星般寥寥可数的街角路灯守在夜的河渠边,灯光在浓雾里化为一团晕映,为夜路人指路。小屋们都隐身在黑色帷幕后,只有从窗内透出的些许灯火来辨别它们的存在,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光害。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我们来到一间人声更为鼎沸的酒吧餐厅 — Grand cafe Fanfare ,招牌上这幺写着。星期日的夜里里几乎座无虚席,马泰大叔很自然地和几位年轻荷兰人打招呼并同座。「这位是来自台湾的朋友!」他热情地向大家介绍我。大伙便开始聊起天来,话语声此起彼落,对我而言,只要一听到英文,那便知是在向我问话,再单纯不过了。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你镇上好多朋友。」我对马泰说。
「喔,他们都是第一次见面的朋友。」他耸耸肩。
「你一进门就和他们同桌得也太自然了!」
「因为我不想站着啊,哈哈哈。」他露出顽皮的笑容。
「星期日的夜晚,我们出门,挑一间喜欢的酒吧,听听音乐、跳跳舞、认识新朋友。我和老婆每个礼拜都是这样过的。」
多幺平凡又幸福的生活情趣。马泰转头看了看旁边他那正忙着招呼大家的老婆,马泰夫人是一位气质出众而优雅的女性。
「Jake想喝什幺呢,啤酒好吗?」她问道,不一会后便笑盈盈地拎着几罐啤酒回来。
我自认在荷兰公司上班,深知荷兰人的Go Dutch文化,连忙掏钱出来,她却露出「干嘛呢」的表情笑着拒绝了,我误会了,原来荷兰人也是会请客的。
马泰的好朋友迈克,他们一起在附近镇上的光学镜片公司上班,当了几十年同事,一头白髮配上白色山羊鬍,看起来像是没有杀气的史恩康纳莱,开始向我述说这间餐厅的故事:五十几年前,这里曾是一间电影製作公司,他们出品了荷兰影史上最受欢迎的喜剧片— Fanfare , Fanfare 全片在羊角村拍摄,电影的成功让这个小村庄知名度大开,后来这间餐厅就以电影为名。吧台边的电视不停地播放着这部黑白喜剧经典,木头天花板上钉满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车牌,让这个空间显得特别有故事性。 Fanfare 之于羊角村,就如同「悲情城市」之于九份吧,我想;但羊角村是如何维持它一贯的静謚,九份又是如何失落于现代的喧嚣里呢?我又想。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隔壁房间传来了演奏声,我和马泰一行人被吸引了过去,一个爵士乐队刚刚登场,和前一间酒吧乐队最大的不同,是此一乐队成员都是可以当他们爸爸的父执辈。团名叫 Blue Silver 。Blue,是身上的穿的制服蓝;Silver,则是头上的白髮银。他们模样认真地吹奏着源自纽奥良的Dixieland Jazz,非常隽永,也非常古老。或许这是他们年少时期最摩登的音乐;也或许在他们的童年,便立志要成为台上的路易阿姆斯壮。看着伯伯们擦拭乐器、调整乐音的动作已显老态,但演奏时所展现的的敬业态度与一丝不苟,内心有些感动—就是出于对年少音乐的热爱,才能够让他们如此长远而努力不懈地将美好的音符呈现在众人眼前啊!Dixieland曲风圆润而和缓,观众也就这幺随之优雅地翩翩起舞。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这位是来自台湾的朋友!」马泰逢人就说,这句话成了他今晚的口头禅。除了深刻感受到荷兰人的友善,更令我讶异的,是这个民族的国际观。在这远离城市的小镇上,我所遇到的每一个人,包含观光从业人员以外的当地人、包含年轻人与老人,都说着一口流利英文、大家都知道台湾在哪里。马泰说,荷兰的教育系统里,每个人都要修习两种第二外语,除了英文以外,通晓德文、法文或拉丁文的荷兰人亦比比皆是。我深刻地从日常人民身上体会到,环伺于英德法等欧陆大国之间,荷兰这个与台湾面积差不多的小国,是如何落实语言能力及开放文化,进而与世界接轨,成为贸易强国。
这趟旅程我预期看到一个童话王国,却一点也不预期能够在荷兰的乡下,品味两场动听的音乐飨宴,更不预期会走入荷兰人的世界,同他们一起喝酒跳舞谈天。旅行中最美妙之处,往往是这些不预期的插曲,也许是为了平衡在漫漫人生里,我们总是花费太多精力在努力达成自己的预期吧。
「Jake,你要走了吗。」看到我穿上大衣,戴起帽子,马泰若无其事地问道。
是啊,分别的时刻到了,我抱了抱他们,感谢大家带给我难忘的夜晚。马泰的朋友替我们留下合影,那是一张很快乐的照片,照片里每个人都咧嘴笑开怀。走出店门口,外头仍是一样地漆黑宁静。我走经渠道上的小桥,看着河里灯光的倒影,一只猫跳上小桥扶手,轻手轻脚地走来我身边撒娇,彷彿代表羊角村向我道别,连句点都如此完美,真有些不捨了。
一夜爵士的羊角村,在我生命里画下了一页美好。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马泰与马泰夫人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用笑容相遇,用笑容离别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最快乐的照片
张jj的沙舟
荷兰羊角村。童话世界里的一夜爵士
一併推广你的粉丝专页
文章来源:旅行沙舟
个人签名档

张J,是理性的工程师,也是感性的作家。一次偶然的契机,开启了对旅行的热情,至今仍在现实与理想之间的流域,划着旅行沙舟,将所至之处写成故事。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