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X生活记 >江南腔为什幺这幺娘? >

江南腔为什幺这幺娘?

评论925条

江南腔为什幺这幺娘?

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更靠近一点看,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有时嘴砲唬烂、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

之前有篇引发我岛脸友怨毒、学圈震荡的奇文——〈台湾腔为什幺那幺娘〉,该文作者从调频电台的广播发展史,讲到口腔构造、发声位置的声韵学,再谈到文化混种的语法学,总之结论就是台湾艺人以及民众操持的台湾腔普通话,听起来就是比中国各省还来得娘。

这种强国宏观格局下的性别二元对立,将「大国╱岛国」以「阳刚╱阴柔」代换之,其实与近来学者对魏晋南北朝的南北文化观察不谋而合。本来以为台湾爱国志士热血青壮,人才济济、所能者众,很快就能鹄盼来一篇打脸优文,没想到枯等老半天,声韵语音学专家迟迟没来发文,套句电影《叶问》里的台词:难道佛山没一个能打的?勉强读到一两篇戏谑搞笑不甚到位的脸书文,这议题也就舟过无痕了。

其实娘不娘与否这样的性别操演与扮装,全凭主观感受,且充满弔诡性。强国崇尚「土豪」、「爷们」那种霸气外露,故作雄壮威武野很正常,而更重要的课题应该在于——是否真的有所谓的「台湾腔」?以及这阴柔阳刚、很 man 很娘的语音符号学背后,到底代表怎样的文化隐喻与国族寓言?

南朝入北齐的作家颜之推写给自家厝里晚辈读的《颜氏家训》,其实也提过类似的事。

可能要读过《颜氏家训》才知道,这书不仅止是教导后辈修身齐家、洒扫庭除的治家格言,除了伦理学意义,颜之推更将自身流寓南北所见的风俗文化、世情观点皆记载于家训中,堪称是保留了南北朝当时士庶文化的重要文献。

还很巧的是,《颜氏家训》刚刚好谈到过南北地域导致的语音差别。而这强盛北国与偏安江南的腔调之别,正表述出其中南北地理与文化之辩:

南方水土和柔,其音清举而切诣,失在浮浅,其辞多鄙俗。北方山川深厚,其音沈浊而重鈋钝,得其质直,其辞多古语。然冠冕君子,南方为优;闾里小人,北方为愈。易服而与之谈,南方士庶,数言可辩;隔垣而听其语,北方朝野,终日难分。(《颜氏家训‧音辞》)

上述这段翻译起来複杂,大概颜之推替当时南北语言作了解释——他谈了两个层面,一是词彙用语,二是语音声调。由于风土地貌的差异,南方音轻巧清碎,且用词俚俗;北方音浑浊沈重,而用语古雅。然而这是庶民的状况。又因当时江南士大夫多半时兴学习北方话,有所谓汉音楚音的雅俗之别,因此南方士人与庶民只须交谈几句话就足以分辨。

这段看似简略的观察,其实有着深刻的背景知识肌理。拿我们熟悉的台湾近代史来对照,台湾经历两代外来政权,说殖民也好、说统治也罢,无论日本语或北京话,都轮替摇身成为了「国语」,无论是高压推动或怀柔实行,要驯化一邦之民,总得风行草偃将其母语重新括除再複写。加上什幺样的语言本来就与阶级高低、身份雅俗、或潮不潮有关。这无须搬弄理论,各位乡民不妨一窥(不是亏、不要搞错了)捷运上与外国男友大讲英文的ㄈㄈ尺妹,就能知悉大概。

所以我屡屡以中世纪江南北朝的对峙,来想像如今的两岸关係。也因此台湾腔国语形成了独特语感、文法、发声,温柔款款,在强国的凝视之下被阴性化。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