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Q生活播 >反同辩论会讲成这样,因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那套 >

反同辩论会讲成这样,因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那套

评论863条

反同辩论会讲成这样,因为他们真的相信自己那套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台湾反同运动有组织集结的开始,是2013年的护家盟。护家盟的存在是必然,因为在民主社会,不同意见的冲突是必然,而沟通则是必要,虽然我们在护家盟出现一年后,就已经发现他们不是来沟通的。

现在,台湾的同性婚姻和性平教育正式在公投层级对决。从目前几场「公投意见发表会」可以再度看出,在几年的意见交锋后,护家盟没什幺长进。我的立场跟护家盟不同,我认为,在异性婚姻法制化的情况下,把同性婚姻也法制化才是合理的选择,不过我也认为,护家盟的诸多说法并不是反对同性婚姻的最有道理说法。随便举个例子:

公投第10案「婚姻限定在一男一女」公投的提案人游信义,在意见发表会上质问:

有些人说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权。人权是有权利就不能干涉你。婚姻是基本人权,七八岁的孩子要去结婚,你要让他去结婚吗?

游信义认为,某些支持同性婚姻的论点,会有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但是游信义没发现,同样的问法也可以拿来问异性婚姻:

有些人说一男一女婚姻是基本人权。人权是有权利就不能干涉你。婚姻是基本人权,七八岁的男孩跟女孩要去结婚,你要让他去结婚吗?

这幺明显的蕴含,为什幺游信义没发现?可能是他把「人权」理解成类似「只要某件事情是人权,那就谁都可以执行、谁都不能干涉」的诡异版本,不过也有可能是,他打从心里认为同性关係不正常不可取,这份信念和执着过度强化他的验证性偏误,让他超级高估己方论点的合理性。[1]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公投第11案「同志教育退出国中小」的意见发表会上。反同代表曾献莹质问:

如果女孩和女孩牵手,男孩与男孩一起玩,被贴(同性恋的)标籤,不是很困扰?曾有老师在班上调查,有将近1/3的学生认为自己是双性恋,因为她可能有很好的同性朋友,她就认为自己是双性恋。

对这个说法最直接的回应,或许是「如果被认为是同性恋会令人困扰,这部分是因为这个社会对同志不友善,而这个社会对同志不友善,部分是因为有曾献莹这样的人」。不过以下我想指出曾献莹说法的另一问题。曾献莹说,让小孩知道有同性恋的存在,可能会让小孩误以为自己是同性恋,很困扰。反过来,我们也可以问:

如果女孩和男孩牵手,男孩与女孩一起玩,被贴(异性恋的)标籤,不是很困扰?⋯⋯

这个社会是异性恋的社会:如果没有额外说明,从童话故事、电视剧到人际交往,都只强调异性恋的存在。若一个异性恋误认为自己有同性恋倾向,这对曾献莹来说是很严重的问题,为了阻止这种问题发生,曾献莹认为必须避免国中小学童知道同志的存在。但反过来说,如果同性恋误认为自己是异性恋,曾献莹认为无所谓。

「避免性向混淆」多年来是护家盟的重要口号,从曾献莹的说法,可以看出他们只担心其中一半的混淆:同性恋可以误认为自己是异性恋,异性恋千万不能误认为自己是同性恋。为什幺他们只担心其中一半?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们认为同性恋不正常。

护家盟认为一夫一妻的生活才正常,并且希望所有人都是异性恋。这是为什幺游信义会说出「一男一女婚姻才有价值」这种话。护家盟对于自己相信的美好人生有强大自信,认为这不但对他们来说是好选择,对其他所有人来说也是正确的选择。

护家盟这种看法,可能危及多元社会。现代社会的共识,应该是让大家在不干扰其他人的情况下都有足够空间去探索自己想要的美好人生。这是为什幺我们现在需要性平教育和同性婚姻:如果一个有可能是同志的人,没机会即时知道和接受自己是同志、没机会在社会上被平等对待,他并不算是拥有足够空间去探索人生。

护家盟反对同性婚姻,也反对让国中小学童认识同志,因为护家盟认为生命的标準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一夫一妻的婚姻。护家盟的执着,让他们没办法给出好说法辩护自己,也难以理解别人。

NOTE

  1. 并非所有人都主张婚姻或同性婚姻是基本人权,有些人(例如我)认为婚姻只是能带来好处的社会机制。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如果异性婚姻不是基本人权,那挺同方也不需要主张同性婚姻是。↩
  • 相关推荐:
  • 您可能喜欢得内容: